海绵桃子

Terry F:

 我们可能会贫穷、可能会遭遇病痛和不幸,但是永远不能失去希望。毕竟,这才是活下去的理由。

出镜 @帅嘤嘤 。一张不值钱的渣图,送给我家小青蛙  @帅嘤嘤 


老相册:

为白人当保姆的黑人女孩

1969年,南非,Ian Berry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扣桑:

“暮中暖山,秋色迟迟” - | 商片 for 念白STUDIO |

alin555家和:

一罐酸奶的故事(5张)中国 上海 2016

RumYu.Saunato:

闪电与银河同在,半夜飞越新疆上空口渴醒来打开舷窗看到银河高挂天际;无奈没带星空拍摄装备,只得自娱自乐一番,草草了事。

alin555家和:

妹妹和小毛驴 中国 上海 2016

Shone:

Give me Hive,

Kew Gardens, London, United Kingdom

Oneice 旅行写真:

冰岛/2016.4 ,柱状玄武岩下行走的人

( 豆瓣相册: Oneice / 新浪微博:  @Oneice孙一冰  / ins: ONEICE)

人世遊:

让我在黑暗里

多坐一会儿,好像

坐在朋友的心中

--北岛


Big Sur, CA

Feb 2016

StanleyChen:

孤石坐镇,百内塔峰。每天都在这些照片中寻找平静。从另一面看牛角峰,左侧山的河谷是格雷冰川,觉得往向那里云彩总是冷色光。右侧则是牛角峰的侧面,可以看到三塔塔尖。*Torres del Paine, Chile

老相册:

海岸边的恋人;

仅仅是看着照片,似乎就能尝到风里的味道。乍看平淡,越看越耐看,这张照片相册君给满分~

1952年,英国,Grace Robertso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韩冲:

千年古刹的第一份快递


大方寺22年里只有一个和尚,他今年72岁了。

我见过他两次,第一次是在十四年前。

那时的大方寺已历经了1800多年的风雨,东汉时的辉煌早已不在,几间瓦房摇摇欲坠,只有老僧一个人住在那里。这么多年过去,我想再回去看一看,老人是否安好。

深藏在龙脊山的大方寺并不好找,山下早已被开发成旅游区,农家乐和饭馆遍布。稍远一些的人都不知道寺庙的所在,只有靠近山脚的村民才能指出大概方向。

不禁感慨,这样一座千年古刹,地图上居然也找不到。心里也有一丝庆幸,老家的变化总是日新月异,在外头漂泊久了,总有“去年今日此门中”的失落,那些平地拔起的高楼和来来往往的人们,都是不等你的,但还是有一些地方,跟回忆里一样。

正门被封死了,侧面开了个小门,老僧人的腿脚有些慢,但是很健谈。

这二十多年,他不断地将寺外散落文物搜集到寺庙里,还利用筹到的款项,重修了正殿里的佛像,修了从寺庙到山下的步道,把以前的危房加固,甚至还在寺庙里装了监控探头。寺庙虽然看起来还是很简陋,不过水、电和食物都能保证,老人生活上倒也没什么困难。

出家人清心寡欲,他住的地方四面白墙,一扇小窗,毕竟年逾古稀,房间里光线昏沉,他摸索东西的时候总是眯着眼睛,我说:“我送您一盏灯吧。”

我在京东上购买了一盏台灯寄到大方寺。快递员说,还从没有过寄往大方寺的快递呢,不过肯定可以送到。送货当天,我跟随快递员记录了整个过程。

一张好照片,里面似乎可以看出很多故事;而一组照片,有时却很难把一个故事讲明白。

越是想表达那种深山孤僧的淡然,越是觉得自己是个俗人,这里山水人物、鸡鸣狗吠,都有割舍不掉的烟火气。

6月5日,正值我们老家宿州麦收时节。刚到山区的时候,竟下起了雨,雨雾飘在墨绿的山腰,让这片皖北地区的低矮山丘,看起来竟有了江南的感觉。

快递员是个腼腆的年轻人,话不多,看我举着相机,还有些不好意思,下车后,他抱起包裹撑着伞快步走在前面,开始的几百米路尽是餐馆,喧哗热闹,路边铁笼子里待宰的公鸡在雨中蹲着不言声。再往上走,便是深山老林了,越来越安静,雨也渐停。风一吹,树叶上存的雨水就大颗抖落下来。道路变得有些湿滑,我们走得很小心,雨后山里的空气潮湿闷热,没几步便一身汗。

两公里多的山路,穿过了杀生场,穿过了深山林,千年古刹一路鸟鸣山幽,远远地就能看到树上挂了一块“大方寺”的牌匾,这本该挂在庙堂檐下的,所以看起来很违和。

快递员穿着大红的工作服,已经满头大汗。我跟在他的身后,如同这一路一样,踩着石阶,我们轻轻闯进了古庙的小门。

这座千年古刹收到了第一份快递。

老师父还认得我,招呼我们坐下聊天。我们没有耽搁,台灯安好,快递员一按开关,暖光照得四壁柔和。他说,这下就不用担心晚上看不清楚字儿了。

“青灯古佛夜伴书”,我按下快门,想起这句话。

当天我坐着高铁回到了北京,翻着相机里的照片,像是了结了一桩心事。


我叫尹维维,是北京丰融园站的一名配送员,今年二十九岁,来自河北,当天要送的第一个件儿是一双鞋。 目前我自己最想要的是一辆山地自行车。

Oneice 旅行写真:

他们的|我的

这组照片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进行叙事,着重关注了北京丰融园站每一个快递员个体本身。“他们的”是指快递员当天要为消费者送出的第一件物品,这件物品在下单的那一刻就属于消费者了。“我的”是指每一个快递员贴身用的“工具”,也是快递员自己的物品。快递员通过自己拥有的物品为每个消费者送去他们丰富多样的物品。以组图的形式呈现两张照片的联系与冲突。

拍这组作品的概念是这样形成的,我家住在西单附近,配送西单一带的正是北京丰融园站的快递员们,我便锁定了他们,因为有些快递员经常给我送件儿也混了个脸熟。我想,他们每天辛辛苦苦为大家送出去几百件各式各样的物品,可他们自己送货时都用什么呢?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没有人去真正的关注他们这点吧?以及他们是如何为我们做的这一切呢?以这些疑问为初衷,我想探寻他们都是用什么为大家成功的送去每一样物品的。到最后,我更很想知道一件事!这些快递员每天为别人送这么多的件儿,此时此刻他们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叽喳的旅行笔记:

在特定的环境中,情绪会像病毒一样被传染,
当在交响乐中,那架二战中现在仅存的还能起飞的喷火式战头机从头顶呼啸而过万众欢呼时,我的心也震颤起来,一种悲壮的感觉攫住了我。

这是盛夏的英国剑桥郊外的一场露天野营音乐会,在我看来这是一场宣传爱国主义的音乐会。7月19日中午,剑桥乡郊树林搭建舞台,周边的市民们带着吃食、户外桌椅甚至帐篷,如潮水一般涌向那片郊外的草坪,参加以纪念二战胜利为主题的野餐露天音乐会。虽然天空阴沉,但人们情绪高涨,容纳上万人的草坪挤得水泄不通。

节目并不丰富,高潮部分,交响乐队演奏柴科夫斯基《1812序曲》,该作品是为纪念俄法战争的胜利而作,其中以曲中的炮火声闻名,在演出中,用真实的炮火代替了鼓点,现场火光冲天,旋律庄严有力地在天空回荡,邀请的巨星带领全场高唱慷慨激昂的高唱“红歌”,身在其中,作为一个外来者,生生的被感染了。




此博客所有转载内容均留有原文链接,其余均为原创内容(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喜欢可以关注,不回复私信及评论,谢谢理解。有意淫需要的,关注别人,谢谢。
http://hmtzi.lofter.com/
http://jill.tuchong.com/
http://www.douban.com/people/53509707/
邮箱:jillwong@yeah.net
QQ:2687265419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