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桃子

Terry F:

 我们可能会贫穷、可能会遭遇病痛和不幸,但是永远不能失去希望。毕竟,这才是活下去的理由。

出镜 @帅嘤嘤 。一张不值钱的渣图,送给我家小青蛙  @帅嘤嘤 


扣桑:

来自被蓝白色划开的一个沉闷阴天

扣桑:

“暮中暖山,秋色迟迟” - | 商片 for 念白STUDIO |

eyeflight:

Nastasia Dusapin

part 2

个人网站:www.nastasiadusapin.com

微信:eyeflight

微博: @CNU_eyeflight 


eyeflight: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李然

flickr: https://www.flickr.com/photos/akck/

超级喜欢他 强行安利 

希望lofter能邀请他来这里发片

后续:李然lofter貌似也叫 akck 但是没更新,大家如果喜欢他的话去催催他吧哈哈

微信:eyeflight

微博: @eyeflight 


是唱恋恋风尘的程璧嘛,很喜欢她唱的版本


何脑斯:

 @程璧 在1901CAFE

静等花开:

彩铅画:女孩
临摹 澳大利亚摄影师Bill Gekas为他女儿拍的带有巴洛克时期名画效果的一组照片里的其中一张。

当时照相馆:

秋天该很好。

Contax645, Zeiss 80/2;

Kodak ektar100; 

Nikon 9000ed . 


由于知子罗没有路灯的缘故,入夜之后的知子罗伸手不见五指,反而教堂本不明亮的灯光反而显得夺目。

RumYu.Saunato:

自从1910年内地会英国宣教士傅能仁(J.O. Fraser)进入“大山之后”的泸水、碧江一带传教以来,基督教在傈僳人及怒族人中被广为接受。根据福贡县宗教局的统计数据,而今,据福贡县基督教两会主席介绍,福贡县10万人口,全县的基督徒比例将近70%,而在农村,信徒比例高达90%,几乎家家户户都信。而福贡地区的主体居民傈僳人的基督徒比例也高达70%,并且有的地区估计超过80%。另外,怒族中的基督徒人口比例更是高达90%以上。

  具有这么高比例的基督教信徒人口的福贡地区的民众生活以及社会环境有着与中国其他地区相当大的差别。事实上,根据一些20世纪80年代晚期和90年代的描述,福贡的很多场镇的礼拜天并不是那种喧闹的集市,而是大量从附近村寨赶来的基督徒的聚集。在福贡的很多村寨中,赤脚破衣的傈僳人在自己的礼拜堂中吟唱赞美诗和主日崇拜成为最令人神往的文化场景。


Kiyo·LoFoTo:

我是你夜里的太陽,
也是你影子里的悲傷。

这是左手拿的相机拍的吧,臂力好好

隽.Saunato:

自拍是一种病

此博客所有转载内容均留有原文链接,其余均为原创内容(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喜欢可以关注,不回复私信及评论,谢谢理解。有意淫需要的,关注别人,谢谢。
http://hmtzi.lofter.com/
http://jill.tuchong.com/
http://www.douban.com/people/53509707/
邮箱:jillwong@yeah.net
QQ:2687265419

关注的博客